次元小镇

借我五千块,我还你十万

        日前,名为吴某的港籍华人的事情在福州市坊间不断被谈起。究其缘由,据传是因为其四处借钱,并表示能许以高得惊人的回报率。而他借款的抵押物,是一家名为禾盛置业(化名)的酒店资产,他“有营业执照和公章为证”。但通过了解,发现其手中的公章与法人资质(营业执照),竟然并不是通过正常的企业内部交接而得来。
        吴某和其妻子杨某目前是港籍华人,原籍为莆田人。吴通过其妻子走动关系、铺垫渲染,摇身一变成为“港籍经商高手”,在未实缴完成的情况下成为福州禾盛置业的小股东,并以“谈生意面子需要”为理由,代持有其他股东的部分股份。
        在作为董事参与禾盛置业的经营过程中,除了冷不丁出一出“让全体员工给我敬礼”这种被员工嗤之以鼻的建议,以及惯性的账目不清以外,这位披着“港籍经商高手”的原莆田人在公司经营上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建树。
        于是,发财心切的他反倒将手伸向了公司内部的资产,企图通过私刻控股公司公章等一系列的违法行为将公司资产以低价倒卖或抵押后离开大陆。  
借我五千块,我还你十万
图1- 吴某假公章被司法鉴定         2015年下半年,吴某在其他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以个人名义于福建法制报刊载声明,宣称公司公章丢失。随后,在公示日期并不满足的情况下,通过“手段”将法人替换成自己,然后将自己私刻的公章替换原有公章。再之后,以法人的名义在外招摇撞骗,逢人就称自己有一栋酒店大楼,愿意以低于市场价(6亿元人民币)很多的价格短期内抛售或抵押借款。
        虽然拥有了法人身份以及一枚假的公章,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吴平日里的谈吐与风度完全不像坐拥数亿资产的企业家,反倒是这种见面聊不到几句就出示法人身份与公章的滑稽行为,引发了“买家”的警觉。
        于是“买家”坚称要实际看过酒店后再谈意向书与定金。当 “买家”到达福州实地勘察酒店时,并没有提前告知吴某,而是直接上门到酒店“找老板”,于是穿帮。
        当“买家”得到真实法人与大股东“从没有出售意向”的答复后,双方都怀疑这其中并不那么简单。
        禾盛方开始着手调查了解背后真相,并质问吴某事情始末。
        吴某自知在劫难逃,于是干脆撕破脸皮,开始了一系列疯狂的行为。
        一方面,吴某利用其港人身份向各个机关单位哭诉自己在内地投资遇骗;另一方面,以暴力行为频繁破坏禾盛置业的财产,试图让禾盛在阻止其行为时发生肢体接触产生法律后果。这其中就包括脚踢禾盛企业大门,使用消防栓砸击禾盛前台,使用电击棍威胁谩骂禾盛保安与员工,等等。本以为能同时分饰两角的吴某,没想到自己丑恶的嘴脸均被摄像头一一录下。
        此外,并不了解禾盛企业经营过往的吴某本着“十个富商九个有问题”的想法,威胁禾盛企业,如果不给自己一笔天价的“退出费”,就会以“禾盛法人”的身份,持续起诉禾盛企业的“不法经营行为”。
        根据了解,目前公示出来的禾盛企业仅有的经营异常行为,也仅仅是因为吴某偷换公章与法人后导致实际经营停止带来的异常。
        人们积累财富当然不是为了被人打劫,何况还是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禾盛坚信这是一个鼓励创造财富而不是一个鼓励巧取豪夺的时代,所以禾盛当然没有答应吴某这么荒谬的威胁。
        在各种计划逐步落空的情况下,吴某开始了更加不择手段的表演。他给自己脸上抹动物血,然后在禾盛股东经过的时候陡然倒地,谎称“被打”。然而经过摄像头证实,两人相距至少5米,且并没有任何肢体接触后,吴某又神转折的称对方是少林寺武僧,有隔空打物的能力,自己已经严重内伤。当民警不予理会后,吴某便谩骂民警“警匪一家”。
        目前,多起涉及吴某的诉讼正在法院进行审理。同时,据传吴某仍然在外拿着假公章四处借钱,以维持四面八方的“上访”表演与其生计。但是其借款金额,已经从最开始的过亿、过千万,缩减到了只有几千元的范围,仍然不        变的是高额的回报率,“借我三千块,我案子一结就还你十万”。
        如果遇到你,你敢借给这样的人吗?

分享到
  • '.$post->post_title.'微信扫码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哟,您可以 登录注册账号哟。

    次元小镇动漫交流群 105111173